重要論述

  1932年4月15日  

 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發表毛澤東起草的《對日戰爭宣言》。宣言指出: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特正式宣布對日戰爭,領導全中國工農紅軍和廣大被壓迫民眾,以民族革命戰爭,驅逐日本帝國主義出中國,反對一切帝國主義瓜分中國,以求中華民族徹底的解放和獨立。我們號召白色統治區域的工人、農民、兵士、學生及一切勞苦民眾自己起來,組織民眾抗日義勇軍,奪取國民黨軍閥的武器來武裝自己,直接對日作戰,成立指揮這一行動的各地革命軍事委員會,白軍的兵士要暴動起來,打倒反動軍官,自動對日作戰,成立工農紅軍。

  1944年4月15日  

  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,討論國共關系和林伯渠去重慶談判問題。周恩來發言指出:國民黨現在對我們主要采取政治斗爭,我們的方針,照毛主席估計的,目前還是求和緩。毛澤東指出:這次總的態度是不卑不亢,表示我們想要求和緩,要求抗戰到底,團結到底,不表示盛氣凌人的態度。我們要求與他們一同抗日,使他們不感覺我們威脅他們。對中間派主要是宣傳民主,爭取他們的同盟。對英、美主要是宣傳抗戰,要求英、美派人常駐陜甘寧邊區。二十九日,林伯渠離開延安赴重慶與國民黨談判。

  1947年4月15日  

  關于西北戰場的作戰方針,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軍委起草致彭德懷、習仲勛電。電報指出:敵現已相當疲勞,尚未十分疲勞;敵糧已相當困難,尚未極端困難。目前敵之方針是不顧疲勞糧缺,將我軍主力趕到黃河以東,然后封鎖綏德、米脂,分兵“清剿”。我之方針是繼續過去辦法,同敵在現地區再周旋一時期(一個月左右),目的在使敵達到十分疲勞和十分缺糧之程度,然后尋機殲擊之。這種辦法叫“蘑菇”戰術,將敵磨得精疲力竭,然后消滅之。這封電報收入《毛澤東選集》第四卷。

  1954年4月15日  

  毛澤東審閱《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(草案)》,將第四條中“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政治工作是我軍戰斗力量的保證”一句改為:“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政治工作是我軍的生命線!

  1985年4月15日  

  鄧小平會見坦桑尼亞副總統姆維尼時,談到什么是社會主義和如何建設社會主義問題指出:我們建立的社會主義制度是個好制度,必須堅持,F在我們搞經濟改革,仍然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,堅持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,年輕一代尤其要懂得這一點。但問題是什么是社會主義,如何建設社會主義。我們的經驗教訓有許多條,最重要的一條,就是要搞清楚這個問題。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就是要發展生產力。社會主義的首要任務是發展生產力,逐步提高人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水平。從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這二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:貧窮不是社會主義,社會主義要消滅貧窮。不發展生產力,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,不能說是符合社會主義要求的。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一系列新的政策。就國內政策而言,最重大的有兩條,一條是政治上發展民主,一條是經濟上進行改革,同時相應地進行社會其他領域的改革。要實現經濟發展接近發達國家水平的目標,就要尊重社會經濟發展規律,搞兩個開放,一個對外開放,一個對內開放。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意義,任何一個國家要發展,孤立起來,閉關自守是不可能的,不加強國際交往,不引進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、先進科學技術和資金,是不可能的。對內開放就是改革。改革是全面的改革,不僅經濟、政治,還包括科技、教育等各行各業。改革首先是從農村做起的。因為中國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在農村,如果不解決這百分之八十的人的生活問題,社會就不會是安定的。工業的發展,商業和其他的經濟活動,不能建立在百分之八十的人口貧困的基礎上?傊,現在我們干的是中國幾千年來從未干過的事。這場改革不僅影響中國,而且會影響世界。二十年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一條最重要的原則:搞社會主義一定要遵循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,也就是毛澤東同志概括的實事求是,或者說一切從實際出發。這篇談話的主要部分以《政治上發展民主,經濟上實行改革》為題,收入《鄧小平文選》第三卷。

  1987年4月15日  

  鄧小平在會見坦桑尼亞前總統、南方委員會主席尼雷爾時,談到南北關系問題說:目前世界上帶全局性的問題有兩個:一個是戰爭與和平問題,一個是南北問題。人類要發展,不解決南北問題不行,F在的趨勢是富的越來越富,窮的越來越窮。發展中國家不擺脫貧困,發達國家要發展也會遇到障礙。解決的辦法是南南之間發展合作,加強南北對話。只有在南方國家自己發展的基礎上,這種對話才比較容易。 

  2011年4月15日  

  胡錦濤在博鰲亞洲論壇二〇一一年年會開幕式上的演講中,闡述了以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、開拓進取的創新精神、開放包容的學習精神、同舟共濟的團結精神為主要內容的亞洲精神。他指出:亞洲人民為改變自己的命運,始終以不屈的意志和艱辛的奮斗開辟前進道路。亞洲人民勇于變革創新,不斷開拓進取,探索和開辟順應時代潮流、符合自身實際的發展道路。亞洲人民既弘揚自身優秀文化傳統,又廣泛吸收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優秀文明成果,促進了亞洲和世界共同發展。亞洲人民在掌握民族命運的斗爭中曾經并肩戰斗、風雨同舟。隨著亞洲區域一體化進程加快,亞洲人民命運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。他指出:推動共同發展,共建和諧亞洲,要尊重多樣文明,促進睦鄰友好;轉變發展方式,推動全面發展;分享發展機遇,共迎各種挑戰;堅持求同存異,促進共同安全;倡導互利共贏,深化區域合作。 

  2014年4月15日  

  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強調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,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、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迫切要求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保障,目的就是更好適應我國國家安全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,建立集中統一、高效權威的國家安全體制,加強對國家安全工作的領導。 

  他指出,當前我國國家安全內涵和外延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豐富,時空領域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寬廣,內外因素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復雜,必須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,以人民安全為宗旨,以政治安全為根本,以經濟安全為基礎,以軍事、文化、社會安全為保障,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,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。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,必須既重視外部安全,又重視內部安全,對內求發展、求變革、求穩定、建設平安中國,對外求和平、求合作、求共贏、建設和諧世界;既重視國土安全,又重視國民安全,堅持以民為本、以人為本,堅持國家安全一切為了人民、一切依靠人民,真正夯實國家安全的群眾基礎;既重視傳統安全,又重視非傳統安全,構建集政治安全、國土安全、軍事安全、經濟安全、文化安全、社會安全、科技安全、信息安全、生態安全、資源安全、核安全等于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;既重視發展問題,又重視安全問題,發展是安全的基礎,安全是發展的條件,富國才能強兵,強兵才能衛國;既重視自身安全,又重視共同安全,打造命運共同體,推動各方朝著互利互惠、共同安全的目標相向而行。

黨史回眸

  1937年

  4月15日 中共中央發出《告全黨同志書》,號召全黨“為鞏固國內和平,爭取民主權利,實現對日抗戰而斗爭”,指出“在目前新階段內,我黨工作中心的一環,應該是抗日的民主運動的發展”。

  1949年

  4月15日 經半個月的國共談判和分別交換意見及與各方磋商,中共代表團提出八條二十四款的《國內和平協定(最后修正案)》。以張治中為首席代表的南京國民黨政府代表團表示可以接受。中共代表團要求南京國民黨政府在20日以前答復。20日,南京國民黨政府除了拒絕接受《國內和平協定(最后修正案)》外,還要求先達成臨時停戰協定,就地停戰。至此,它自己揭穿了“呼吁和平”的假面具。

  1954年

  4月15日 中共中央、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頒布新中國成立后第一部《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(草案)》。

  1997年

  4月15日 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關于進一步加強土地管理切實保護耕地的通知》,正式確立土地用途管理制度。2006年7月13日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建立國家土地督察制度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正式建立國家土地督察制度。

  2006年

  4月15日 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關于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的若干意見》指出:促進中部地區崛起,是繼鼓勵東部地區率先發展、實施西部大開發、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戰略后,黨中央、國務院從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出發作出的又一重大決策,是我國新階段總體發展戰略布局的重要組成部分,對于形成東中西互動、優勢互補、相互促進、共同發展的新格局,對于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、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,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。

  2014年

  4月15日 習近平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講話指出,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,以人民安全為宗旨,以政治安全為根本,以經濟安全為基礎,以軍事、文化、社會安全為保障,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,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。

歷史瞬間


1928年4月,朱德率領南昌起義余部到達井岡山,與毛澤東領導的部隊勝利會師。圖為會師地點礱市全景。


1928年4月,朱德率領南昌起義余部到達井岡山,與毛澤東領導的部隊勝利會師。圖為會師地點礱市全景。

來源: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網站